浙江安吉,安吉余村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这样来的

——浙江省安吉县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纪实

  中国绿色时报8月6日报道(记者 王胜男  张健康  通讯员  诸炜荣  唐辉) 时值盛夏,天气虽然炎热,但穿行在浙江省安吉县,所见之处山青水净,竹海碧波令人心旷神怡。如果不是亲眼见证,很难相信,眼前这片充满生机的绿色大地,曾有着矿尘漫天、山秃水污的过往。
  要绿水青山,还是金山银山?绿水青山能不能转化成金山银山?这些在今日看来答案确凿的问题,在10年前,却并不容易作出回答。
  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安吉县余村考察时,首次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
  10年来,这一论断不仅指引着安吉人走上了绿色发展的道路,也如燎原之星火,点燃了中国发展理念和方式的变革,引领中华民族踏上了永续发展的新征途。
  近日,《中国绿色时报》记者走进安吉县,去探访安吉县践行“两山”科学论断10年来的变化,去感受“国标”级的美丽乡村和安吉人的美好生活。
  养山用山,道路越走越宽   10年过去了,余村村委会主任潘文革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依然激动不已。在村委会那间简陋的会议室里,习近平得知村里为了还一片绿水青山而关停矿山和污染企业时,给予了高度评价,称赞余村的做法是“高明之举”,并作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我们过去讲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其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本身,它有含金量。”
  “这一席话,相当于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潘文革说。原来,2003年,饱尝生态恶果的余村痛定思痛,关停了石矿、水泥厂及一大批竹筷企业,结果村集体收入从过去的近300万元猛跌到20多万元。这种“断崖式”的下跌在村里引起了此起彼伏的质疑,加之当时刚刚起步的生态旅游发展并不顺利,余村人对前途感到迷茫。
  此时,“两山”科学论断拨开了大家心头的迷雾,余村人的命运从此掀开新的一页。
  2005年,曾在矿山开拖拉机的村民潘春林,举债几十万元,办起了余村最早的农家乐。当时村里人都说他疯了:“卖风景能比卖石头赚钱?”如今,潘春林的春林山庄日接待游客上百名、年营业额达100多万元,带动了村里好几户人家共同发展农家乐,还有了自己的景区、旅行社。
  10年来,照着这条路走,余村交出了一张山更青、水更绿、民更富的成绩单。潘文革如数家珍地报起“家底”:生态旅游已成为余村的主导产业,到2014年底,全村有旅游景区3个、农家乐14家、床位410张;村集体经济总收入达1.88亿元,村民人均纯收入从10年前的7576元增加到2.76万余元,280户村民已有220多辆私家车。十年巨变让潘文革感触颇深:“过去采资源、掏矿山,靠山吃山,路越走越窄;如今发展乡村旅游,养山用山,路越走越宽。”
  山青水净,村更美民更富   “两山”科学论断也让安吉县跨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美丽乡村”成为此后安吉县发展的一条主脉络,也成为让农村美、农民富的具体抓手。2008年,安吉被列为全国首批生态文明建设试点县后,又进一步提出以建设美丽乡村为载体,整体推进生态文明试点建设。
  美丽乡村,首要条件就是山要青、水要净。为恢复绿水青山,安吉县高度重视森林生态林业体系建设,以“四边三化”“五水共治”“山青水净”等行动为契机,以生态修复治理工程为抓手,努力建设“绿色安吉”。近年来,全县累计完成重点防护林建设9.5万亩、平原绿化4.8万亩、纯林生态修复10万亩和茶园林生态修复6万亩。
  如果只是绿起来,美丽乡村的色彩难免单调。为了让山美起来、路美起来、村美起来,安吉县正开展升级“四边三化”行动,营造景观色彩丰富、病虫害“免疫”能力强、森林火险等级降低和环境保护功能强的彩色健康森林。
  行走在安吉县天荒坪区域,漫山竹海中点缀着无患子、黄山栾树、乌桕、银杏、红枫等彩叶树种;走进村庄,以樱花、海棠、银杏等树种为特色的“一村一品”令人目不暇接。
  2010年,安吉被授予“中国美丽乡村国家标准化示范县”。今年4月29日,经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批准,以安吉县政府为第一起草单位的《美丽乡村建设指南》国家标准正式发布,成为全国首个指导美丽乡村建设的国家标准。
  “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住湖州。”元代诗人戴表元描述的湖州之美正在安吉渐渐重现。如今的安吉已经成为上海、南京、杭州等大城市居民休闲度假的后花园。每逢周末,安吉的山山水水间到处可以看到嬉戏、漫步的外地游客。据不完全统计,安吉县“农家乐”目前已发展到600余家1.5万张床位,年营业总收入超过10亿元。
  “两山”实践,大展绿色宏图   美丽安吉,安且吉兮;绿水青山,安吉之源。如今的安吉人对“两山”科学论断有着更加深刻的体会: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竹产业、白茶、乡村旅游,安吉县三大支柱产业无一不依托于良好的生态资源。以竹产业为例,安吉县用一根翠竹挑起了百亿元产业。以占全国1.8%的竹资源创造了全国20%的竹业产值,基本实现了从竹根、竹竿、竹叶甚至到竹粉末在内的全竹利用,使一根竹子的价值从最初的15元增值到60元。安吉县竹产业产值从2005年的53.6亿元提高到2014年的180亿元。
  绿水青山还会源源不断带来金山银山——伴随安吉生态品牌的日益提升,国内外客商纷纷到这里投资兴业,港中旅、上影、翰龙集团、凯蒂猫乐园、乐翻天水上世界等项目先后落户安吉。2014年,安吉有18个文化创意产业项目投建,总投资达179亿元,当年完成投资60亿元,占全县投资总额的四成多。
  产业结构变“新”、发展模式变“绿”、经济质量变“优”。10年来,安吉用实践不断验证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科学论断的高瞻远瞩。2014年,安吉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85.06亿元,实现财政总收入50.05亿元,分别是2005年的3.22倍和6.41倍;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05年的7000元出头,提高到21562元,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今年春节前夕,由余村党支部牵头,53名村民联名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了一封信,向总书记汇报了余村10年来的发展变化,并邀请总书记再回来看一看。
  很快,村民们收到了来自中共中央办公厅调研室的回信。信中写道:“得知近十年来,余村切实转变发展思路,变靠山吃山为养山用山,实现了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双赢,乡亲们也因此过上了幸福的日子,我们为村里的可喜变化感到由衷高兴,相信只要坚持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在党支部的领导和全体村民的努力下,余村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我们一定不辜负党和国家的期望,照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潘文革坚定地说。

勤于探索勇于实践完成“美丽蜕变” 安吉余村:从“卖石头”到“卖风景”

浙江安吉余村,是习近平曾经调研考察过的地方,就在那里,习近平提出了折射习近平生态文明建设思想的着名论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两山论”就此诞生。

G20峰会期间,记者从杭州西子湖畔走进中国竹乡深处——浙江省安吉县,去探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的诞生地,探究“中国美丽乡村”的绿色发展与生活变化。

图片 1

十多年前,这里曾是空中飞沙走石、河里泥浆遍布的“穷山恶水”景象。依靠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论指导,十多年来,余村切实转变发展思路,变靠山吃山为养山富山,实现了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双赢。

世界竹子看中国,中国竹子看安吉。从杭州西湖往北50公里,就进入安吉。安吉境内,群山连绵、万顷竹海,碧波茫茫、翠浪接天,竹林如同绿色的海洋。

如今的余村风景优美,百姓安居。 本报通讯员 刘海波摄

现在,“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这一掷地有声的着名论断人人皆知,成为指引着中国很多偏远、闭塞但资源保护较好的村落走向富裕与兴旺的有力思想武器。而在2005年这篇文章发表前,人们还在为要不要关停矿山而纠结。浙江省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党支部书记潘文革对当时的情形记得很清楚:2005年8月15日,在村会议室里,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坐在椅子上,认真听取了他的汇报。余村关停矿山,遇到了实际困难,潘文革将村两委、村民们的困惑进行了实事求是的说明。

在天荒坪镇余村村头,矗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红字。在G20杭州工商峰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说:“在新的起点上,我们将坚定不移推动绿色发展,谋求更佳质量效益。我多次说过,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这个朴素的道理正得到越来越多人们的认同。”

■本报驻浙记者 蒋萍 通讯员 刘海波

余村党支部书记潘文革:我们通过民主决策来关停矿山,也引发了习书记一连串的提问。他说,你们关停矿山后这个经济来源靠什么?你们下一步发展是怎么打算的?我们也都实事求是地汇报了这个情况,就是讲当年我们的集体收入从高峰期的300多万跌到20多万,当时我们汇报中的底气是不足的,似乎也是一种迷茫的。

余村村委会主任潘文革指着村会议室里的一把椅子说:“总书记曾到余村考察,当时就坐在那把椅子上,与我们座谈时谈到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思想。余村是这一发展理念的受益者。”潘文革在余村文化礼堂,指着一幅幅生动的照片,为我们讲述绿色发展理念给这个小山村带来的巨大变化。

三面青山环绕,青葱翠竹将小村涂抹得一片翠绿,蓝天白云下,崭新的柏油路向远方蜿蜒而去,道路两边是星罗棋布的一幢幢小洋楼。每逢节假日,浙江安吉县新的“网红村”余村毫无悬念地“人气爆棚”。

矿山污染环境,他们决定关停矿山,但集体收入少了,会不会受到领导的批评?出乎潘文革的预料,他的汇报得到了习近平的高度评价。

上世纪90年代,余村山里优质的石灰石资源,让这里成为安吉县规模最大的石灰石开采区。“全村280户村民,一半以上家庭有人在矿区务工,石矿被村民称作‘命根子’。”潘文革说,靠山吃山,让余村每年有300多万元的净利润,是全县响当当的首富村。但是,采石也带来了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安全事故多发等问题,开矿炸死人的事情每年都发生,道路坑坑洼洼,空气里充满灰尘,天空总是灰蒙蒙的。

除了看山看景,游客们还纷纷在“两山”会址公园、“两山”会址会场驻足拍照留念,村民们则一边忙着招呼客人,一边销售农产品。火热的旅游给余村带来了丰厚的收入,让昔日的穷山沟一跃成为流金淌银的聚宝地,很好地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绿色发展理念。

余村党支部书记潘文革:他鼓励我们余村说,你们关停矿山是高明之举,我们发展经济要学会选择,学会放弃。说我们余村这个位置处于长江三角洲地区,到杭州一个小时,到上海苏州两个小时,当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5000美金的时候,逆城市化将成为一种趋势,城里人就会到农村来住、来玩,所以他鼓励我们,就是我们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

余村的苦恼,也曾是整个浙江的苦恼。高增长背后,是不蓝的天、不清的水、不绿的山。如何处理好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关系,考验着决策者的智慧!2002年12月,来浙江工作不久的习近平,在主持浙江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体会议时提出,要积极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以建设“绿色浙江”为目标,以建设生态省为主要载体,努力保持人口、资源、环境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

余村地处浙北天目山北麓,位于安吉县西南,是天荒坪镇西侧的一个小山村,因天目山余脉——余岭而得名。村域面积4.86平方公里,有山林6000余亩,属典型的“八山一水一分田”,山里分布着优质的石灰石资源。上世纪末,余村大规模开山采矿,村集体年收入常年稳定在300多万元,一度成为全县首富村,但过度开采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

就在余村考察结束后9天,习近平在《浙江日报》的《之江新语》专栏发表了评论《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评论指出,如果能够把这些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那么绿水青山也就变成了金山银山。绿水青山可带来金山银山,但金山银山却买不到绿水青山。着名的“两山论”就此诞生。

在习近平的重视和推动下,浙江于2003年1月成为全国第5个生态省建设试点省。在2003年7月的浙江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会上,习近平把“进一步发挥浙江的生态优势,创建生态省,打造‘绿色浙江’”作为“八八战略”的重要一条正式提出。

2003年7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把“进一步发挥浙江的生态优势,创建生态省,打造‘绿色浙江’”,作为“八八战略”的重要一条正式提出。建设“绿色浙江”的决策,迅速传导到浙江每个县、每个村。

这是一颗给农民吃的定心丸。转型开了农家乐,但却一直睡不踏实的余村村民潘春林说,他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建设“绿色浙江”的决策迅速传导到浙江每个县、每个村。余村陆续关停矿山和水泥厂,村集体经济收入一下子掉到20多万元,许多村民失去了工作,对未来感到迷惘。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余村考察时得知村里痛下决心关停矿山和水泥厂、探寻绿色发展新模式,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是“高明之举”,并首次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9天之后,习近平以“哲欣”的笔名,在《浙江日报》的《之江新语》栏目发表了评论《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评论指出,如果能够把这些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那么绿水青山也就变成了金山银山。绿水青山可带来金山银山,但金山银山却买不到绿水青山。

“2003年起,余村开始陆续关停矿山和水泥厂,壮士断腕般地开展环境整治。”余村党支部书记潘文革说,可当年集体经济收入一下子跌到20多万元,许多村民失去工作、收入下滑,对未来感到迷惘。

余村村民潘春林:他分析以后,我们村干部跟我们说了以后,我们也把心放了下去,就觉得既然是我们的省委书记都说好的项目,我们为什么不看好呢?所以说我就跟我父亲说,放心吧,我们这个项目肯定会成功。

“总书记为我们指出了一条绿色发展之路。”潘文革说,从2005年起,余村人下决心封山护水。村里关停全部矿山和水泥厂,并挤出所剩不多的集体资金修复冷水洞水库,拆除了溪边的所有违法建筑,把竹制品家庭作坊搬进了工业区,统一管理、统一治污。

2005年8月15日,习近平在余村考察时,得知村里关闭矿区、走绿色发展之路的做法后高度评价说:“下决心关停矿山是高明之举。”在这次考察中,习近平首次明确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为余村指明了一条绿色发展之路,坚定了余村人的信心和决心。”潘文革说,13年来,余村人牢记这一嘱托,以勤于探索、勇于实践的改革创新精神,坚定不移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关停了所有矿业,大力发展生态农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积极探索一条生态美、产业兴、百姓富的发展路子。

绿水青山掩映下的余村村民,如今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余村村党支部书记潘文革告诉记者,去年,余村农民的年人均收入已经接近36000元,高于全县乃至全省的平均水平。生态环境之美带热了旅游业市场,也推高了村集体经济的收入,2017年余村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了380万,积聚了更多的发展力量。

经过10年的坚持,余村变靓了。这里青山环绕,漫山翠竹,小溪潺潺,鸟语花香。目前,余村的荷花山景区、千年银杏树、葡萄采摘园、水上漂流、家庭民宿等生态产业声名远扬。美丽的环境成了村民的摇钱树,如今村里别墅林立,人均年收入达到3万多元,还建有气派的电影院、乡村舞台……

村民胡加兴曾经是一名拖拉机手,从矿山下岗后接触到了漂流,如今的荷花山漂流年接待游客达到6万多人次;曾经开矿山的潘春林最先办起了农家乐,现在经营客房150间,还有了一家旅行社。曾经脏乱的毛竹山改头换面种起了林下作物,重点培育了三叶青、竹荪、铁皮石斛等,既达到了美观效果,又产生了经济价值……

余村党支部书记潘文革:我们内心也都充满了动力,充满了信心。2017年我们通过了4A景区的评估,我们想今年要完成国家4A景区的建设。我们的目标是把村庄变成一个大景区,然后我们留住所有的农田和山林,让我们的村民成为股民。

“生态环境真能赚到钱啊!”潘文革一边激动地说着,一边挥动着胳膊。他相信,余村的发展将超越传统的乡村发展路径,把绿水青山的文章做到极致。

如今的余村,山峦苍翠,绿水潺潺,竹海绵延,百姓安居而“富美”。2016年,余村成为3A级旅游景区,由“卖石头”的村庄完成“美丽蜕变”,走上“卖风景”的致富路。2017年,余村接待海内外游客约40万人次,全村经济总收入2.5亿多元。村民人均收入也从2005年的8732元增加到2017年的4.2万元。“环境美了、口袋鼓了,生活在余村,村民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满足和自豪,在这里绿水青山真真切切就是金山银山。”潘文革说。

在“两山论”的发源地——浙江安吉余村,村民已经形成了生态保护的环保自觉,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着自然环境。村民陈思思开了一家农家乐,她对自己要求很严格,菜品做的要纯正,厨余垃圾不乱扔,余村既是她的余村,也是大家的余村。

余村只是安吉山乡巨变的一个缩影。一路走过高家堂、马家弄等村庄,记者深刻地感受到,风景如画、生态富民已成为安吉诸多村庄的共同点。

(本报杭州12月8日专电)

余村村民陈思思:像我们村里经常给村民们开展垃圾分类知识培训,好像每年都有,还有给我们培训一些垃圾不落地的知识。平常呢,还给我们培训包括一些关于土地资源、水资源保护的知识,专家也会经常来给我们授课。

行走在安吉,不但能领略竹海的波澜壮阔,更能探寻竹子的前世今生。竹子已经融入安吉人的衣食住行。游客可以望竹海、嬉竹泉、赏竹艺、玩竹戏、看竹业、购竹品、食竹宴、住竹居,一根根翠绿挺拔的竹竿,是撬起安吉百亿元产业的“绿色杠杆”。据介绍,摇曳在空中的竹叶,蕴含着贵如黄金的竹叶黄酮,可提取加工成爽口的饮料。竹子,就这样被安吉人整体开发,做足了文章。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远山、竹林、溪水、鲜花,俨然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卷,这是今天的余村,也是浙江生态文明建设的缩影,更是未来中国美丽乡村的真实写照。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为安吉的发展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十年来,安吉不断探索,以“美丽乡村”建设为绿色发展交上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2015年5月27日,以安吉作为第一起草单位的《美丽乡村建设指南》国家标准在京发布。安吉为全国的美丽乡村建设提供了借鉴,并拿到国家首届生态文明奖。美丽乡村建设不仅让安吉美了,还借助标准的推行,把这种美传递到全国各地。

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的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决打好生态环境保护攻坚战,增加优质生态产品供给,使青山常在、清水长流、空气常新,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

在安吉,生态价值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同。以“垃圾分类”为例,这项在城市都很难推行的工作,在安吉农村迅速得到认同和推广。目前,垃圾分类在当地农村不断推进,2017年将实现全覆盖。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但金山银山买不来绿水青山。这种对生态文明深刻的认识,是以习近平同志为代表的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对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一个重大贡献。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认为,“两山论”是习总书记提出的崭新的生态文明理念和崭新的发展理念,“两山论”明确了生态与发展的辩证关系,为我国乃至世界的发展都开创了一个新的思路。

在经历这些年的发展之后,安吉又喊出“升级”的口号。安吉还要升级什么?简单说来就是建立美丽乡村长效化管理机制,逐步将城市管理模式向农村延伸推广,以及提升美丽乡村里村民的素质。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这是一种崭新的生态文明观念,不再是工业化和城市化代表财富,绿水青山本身就是一种财富,未来中国社会乃至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不仅仅只有工业化城市化这么一条道路,其实我们农业的发展、农民的发展、农村的发展,也是一条与工业化城市化并行不悖的,甚至是相辅相成的一条发展道路。

打造更高标准的美丽乡村,其关键在于人的素质的提高。为此,安吉着重培育个人、家庭道德风貌,树立良好家风、民风。现在,村庄里的好人榜、道德榜让好人好事层出不穷。安吉一些基层干部表示,只有将美丽乡村建设上升到人的心灵,山美、水美、人更美,乡村才能真正称得上美丽。(半月谈记者 孙爱东 郑明达)

记者:总书记的“两山论”思想,对于农业战线有哪些重要的指导意义?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辛鸣:就是我们过去从事三农工作的同志,现在已经意识到了我们的三农工作可以有一种全新的理念、全新的模式、全新的作为。一个最大的变化是什么?现在大家开始更加重视美丽乡村建设,按照我们农村本来的面貌,按照我们乡村自身的发展规律来建设我们自己的家园。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关于美高梅,转载请注明出处:浙江安吉,安吉余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