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道走到黑的哲学,试论莱布尼茨语言哲学的

进入专题: 莱布尼茨   语言哲学   理性主义  

进入专题: 形而上学   莱布尼茨  

19与20世纪之交的那段时期是西方哲学危机爆发的时期,在此之前,西方哲学已经经历了三次哲学危机了。分别是发生在公元前5世纪的第一次哲学危机、发生在中古世纪罗马时期的第二次哲学危机以及发生在15至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第三次哲学危机。所幸的是,前三次哲学危机都在哲学家们的努力下完成了克服,并且在每次危机结束之后都获得了新生。但是这一次的哲学危机却没有那么简单,直到现在,第四次哲学危机的阴影都还一直笼罩着整个西方哲学。

【入门级/初级哲学书单】

段德智 (进入专栏)  

段德智 (进入专栏)  

事实上,与第四次哲学危机同时爆发的还有物理学危机以及数学危机。早在古希腊时期,亚里士多德就把理论科学划分为物理学、数学和哲学三门。但是不同的是,随着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波尔的量子力学的诞生,物理学成功地摆脱了危机。同时,数学哲学由于克服了逻辑主义的一些前提,也摆脱了自己的危机。唯独哲学,非但没能成功的克服危机,而且情况还变的越来越严重,哲学在人类的文明领域开始变得多余起来。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分析哲学诞生了。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分析哲学在整个20  世纪的英美哲学中占主导地位,并对当代哲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西方哲学史》,推荐(从苏格拉底到萨特及其后版)。

图片 1

图片 2

近代以来,西方自然科学开始迅速崛起,同时实证主义、心理主义等思潮也向着哲学凶猛地袭来,挑战和威胁着哲学存在的必要意义。就在此时,一些哲学家在数理逻辑中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就在世纪交替之际,弗雷格、皮亚诺、罗素以及怀特海等哲学家开始建立了逻辑演算系统,成功地完成了哲学向语言学的转向,例如穆尔的语义分析法、弗雷格的命题涵项、罗素的外在关系说等等。这次的成功给了哲学家们巨大的鼓励,在此之后,西方哲学家们大多都在这条道路上继续哲学的研究。分析哲学家对此次的伟大转向非常自豪,他们常常自诩“语言学转向”是一场“哲学革命”,他们认为这场“革命”挽救了哲学,捍卫了哲学的生存权利。事实上,所谓的“语言学转向”只不过是把哲学问题换成语言问题,通过分析语言意义的路径来作为新的哲学方法,哲学的对象由原来的上帝(第一存在)、物质(自然界)和灵魂(精神界)转换成为数学、逻辑和语言。在哲学史中,数学和逻辑的性质一直都是哲学家们研究和探讨的对象。从毕达哥拉斯认为“数是万物的本源”开始,哲学家们对“数”一直保持着绝对的好感,特别是在近代西方哲学中唯理论者最喜欢使用数学作为自己的论据,因为数理逻辑可以用严密的方式来证明,所以数学的基础是不依赖于经验的。唯理论的哲学家一直相信数学是纯粹理性的、天赋的、先验的,它可以反应整个世界的本质。关于数学是属于人类的发现还是发明,在哲学史上一直存在争议。休谟认为数学是分析命题;康德认为数学是先天综合判断;密尔则认为数学属于后天归纳命题。每个分析哲学家的目的都不同,弗雷格希望给数理逻辑寻找本体论基础;罗素希望对传统哲学进行根本改造;逻辑实证主义者希望建立一个与科学概念体系相适应的语言体系。

《西方哲学原著选读》-------商务印书馆。

    

  

但是维特根斯坦看到了这条路径的弊端。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与《哲学研究》都在主张一个思想,那就是消除传统的哲学问题。维特根斯坦的出现标志着分析哲学的终结,特别是语言分析哲学的终结。早期的维特根斯坦在他的《逻辑哲学论》中说过这么一句话:上帝可以创造出一切违背自然规律的事物,唯独不能创造违反逻辑规律的事物。维特根斯坦的这句话向我们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唯一束缚和制约上帝的是逻辑。怀着这种信仰,分析哲学家认为逻辑中一定蕴含着这个世界的真理。到底是上帝创造了逻辑还是逻辑创造了上帝?关于上帝定义,本身就是一个悖论。现代逻辑是分析哲学产生的根本原因,没有现代逻辑就没有分析哲学。维特根斯坦早期的哲学完全是在现代逻辑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他认为所有的关于思想的讨论都必须放到语言命题的分析中才能实现;只要是能用语言表达的都可以说,而那些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我们必须待之以沉默。维特根斯坦通过语言逻辑的分析来解决传统的哲学问题,这完全否定了传统的哲学问题,从而为维也纳学派反对形而上学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根据。《逻辑哲学论》的最后一章:凡不可言状之物,必须待之以沉默。实际上是维特根斯坦最后的结论,属于他早期哲学的总结。维特根斯坦认为哲学不是一门自然学科;哲学的目的是对思想作出逻辑上的澄清。哲学不是一种学说,而是一种活动。

《理想国》《斐多篇》-------柏拉图

   摘  要:莱布尼茨,作为“西方近代大陆理性主义哲学的最大代表和集大成者”,其认识论思想的独创性不仅体现在他关于认识起源、认识途径和真理问题的思考上,而且还体现在他对语言的哲学思考上,表现在他关于“普遍字符”和“综合科学”的天才设想和“普遍代数学”的系统构建上。莱布尼茨的普遍代数学有着非常宏大而高尚的旨趣,不仅意在“摧毁巴别之塔”,而且意在谋取“人类普遍福利”。其基本程序在于:(1)“以数学为蓝本发明普遍字符”;(2)“以数学为蓝本改进推理演算”;(3)“以数学为蓝本构建综合科学”。莱布尼茨的语言哲学既不同于罗素的摹状词理论和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说,也不同于奥斯丁的言语行为理论,而是一种独树一帜的理性主义语言哲学。莱布尼茨在语言哲学方面的天才设想“即使今天还依然是一个大有开发价值的宝藏”。

   一、莱布尼茨首先是位形而上学家

事实上,无论是弗雷格、罗素还是维特根斯坦,亦或者是逻辑实证主义的维也纳学派。任何一个分析哲学家,他们都应该讨论一下逻辑本身的问题。因为逻辑是分析哲学的研究对象,必须把这个根本问题解决了,才可以继续后面的讨论。否则,这样的一门哲学仅仅是为了清晰我们的思维。走的越远,陷得越深!在哲学史上,与逻辑相关的争论就从未停止。比如“共相问题”的争论。最早提出这个问题的哲学家是柏拉图。共相是指一般或者特殊的性质和关系。个体是存在的,但是共相本身是否存在,这成为古希腊哲学家最感兴趣的问题之一。柏拉图认为共相是作为理念世界的方式存在的,而亚里士多德则认为共相是由人类感官所建构的概念,存在于人类的经验和感官中。在中世纪经院哲学中,根据这两种不同的看法发展出了唯实论和唯名论。在近代哲学中,唯理论和经验论之争也涉及到这个问题。近代哲学的最初表现就是理性与经验的矛盾,一是主体的理智方面的起源;二是主体的理智方面与感性方面的关系如何。培根提出了经验论的基本原则,主张一切知识都起源于经验;笛卡尔提出了“天赋观念”,科学体系是由清楚明白、无可置疑的基本原理推演而来的;洛克提出了“白板说”,人类具有接受感觉、形成观念和知识的“天赋能力,这就是知识的来源。但有一个问题是分析哲学家必须要面对的,那就是“休谟问题”。“休谟问题”从否定包含在经验知识中的理智具有先天确实性开始的。休谟从因果概念来展开他的论证,他认为人类的认识对象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观念间的关系”,一类是“事实”。对于第一类的对象,人类所形成的知识是具有先天确定性的,这种确定性不依赖后天的经验,即仅从逻辑上分析就可以得出结论。例如数学和几何。“一加一等于二”这条定律不需要依靠经验,从逻辑推理中就能得出。关于“事实”的知识,即关于因果联系的经验知识,这就不一样了,休谟认为这类知识是没有得到来自理智之保证的必然性的。例如“火之燃烧导致水沸腾”,这句话本身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而“火之燃烧导致水结冰”这句话也没有逻辑矛盾。一句话,经验知识中的理智没有确定性,“事实”在逻辑思维上分析没有必然性。休谟证明了经验事物中的因果关系是与理智无关的,这对于唯理论和经验论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但休谟问题并没有打击因果联系的普遍必然性本身,经验事物的因果关系还是普遍有效的。实际上,关于休谟的第一类认识对象“观念间的关系”,笔者认为也是属于经验的,这个经验就是后天的教育和实践中的归纳。如果这种数学和几何的知识具有先天确定性,为什么还会有人计算错误?如果不解决“休谟问题”分析哲学就失去了它的依据,它的合法地位就无法保证。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康德并没有真正解决“休谟问题”,“休谟问题”对于分析哲学来说依然是不可避免的。

《形而上学》《范畴篇》-----亚里士多德

   关键词:莱布尼茨;普遍字符;综合科学;普遍代数学;理性主义

  

尽管分析哲学在20  世纪的英美哲学中占据首要地位,但是英美哲学界也有其他哲学的存在,例如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但这些哲学在分析哲学的冲击下,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历史地看,分析哲学主要受到来自欧洲大陆的绝对唯心主义的影响,例如英国的新黑格尔主义和美国的人格主义。分析哲学有很大的唯心主义成分,甚至有有神论的思想。为什么他们坚信在逻辑中可以找真理?因为《圣经》说: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这说明“光”的概念在“光”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语言要比事物更接近世界的本源。分析哲学选择忽视逻辑的可靠性,一条道走到黑,也许是为信仰,也许是为避免哲学灭亡。形而上学光辉,正在逐渐暗淡!

《第一哲学沉思集》---------笛卡尔

   莱布尼茨,作为“西方近代大陆理性主义哲学的最大代表和集大成者”,[①]其认识论思想的独创性不仅体现在他关于认识起源、认识途径和真理问题的思考上,而且还体现在他对语言的哲学思考上。现在,当人们谈论语言哲学的时候,人们便会立即想到理想语言学派或日常语言学派,想到罗素的摹状词理论、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说和奥斯丁的言语行为理论等,一句话,人们很自然地把语言哲学同这样那样的经验主义联系起来。但是,殊不知语言哲学还有另外一种形态,这就是理性主义的语言哲学。而在理性主义的语言哲学中,莱布尼茨无疑是一个典型的代表。莱布尼茨的理性主义立场不仅鲜明地表现在他关于认识起源、认识途径、真理问题的思考上,而且还特别鲜明地表现在他的语言哲学上,表现在他关于“普遍字符”和“综合科学”的天才设想上。因为他的设想的根本目标在于把向来奉为理性学问楷模的数学的原则和方法在更高的层次上比较严格、比较彻底地移植到科学和哲学中,并建立起一个涵盖人类知识各学科领域的理性主义大系统,亦即他的所谓的“普遍代数学”。

   1717年11月13日,法国皇家科学学会秘书长冯特奈尔(Bernard Le Bovier de Fontenelle)在莱布尼茨去世一周年之际,向他的巴黎同僚们呈递了一篇悼念莱布尼茨这一法国皇家科学学会外籍会员[①]的文章。他在这篇悼文中突出地赞扬了莱布尼茨一个值得称赞的方面,这就是他的研究领域的过人的广泛性。他以巴黎学术圈子中当时风行的古典口吻评论说:“就像古人能够同时驾驭八匹马,莱布尼茨能够同时驾驭所有学科。”[②]这虽然有点语出惊人,倒也不失公允。1716年11月15日,即莱布尼茨去世之后的第二天,他的堆积如山的私人文稿便被正式封存,随后被完好无损地保存于汉诺威皇家图书馆(现在改名为莱布尼茨图书馆)。其中包含1万5千多封信件,数百部论文草稿、残篇、纲要和笔记。自上个世纪20年代初,德国四个研究机构(莱布尼茨档案馆、明斯特莱布尼茨研究所、柏林编辑部和波茨坦莱布尼茨研究所)通力合作、编辑整理,拟以八个序列(政治与历史通信、哲学通信、数学-自然科学-技术科学通信、政治-文化-神学-宗教文集、语言-历史文集、哲学文集、数学文集、自然科学文集)组成的大约120卷的四开本《莱布尼茨著作与书信全集》将其全部出版。“这些文稿所涉及的主题,从狭义的哲学和数学,扩展到科学的大百科,甚至更多:天文学、物理学、化学、地理学、植物学、心理学、医学,以及博物学;法学、伦理学、政治哲学;史学、考古学、德语、欧洲各国语言、汉语;语言学、词源学、语文学、诗歌;神学(包括自然神学和启示神学);并全然超越了纯理论,扩展到广泛的实际事务:从法制改革到教会重组,从外交和实用政务到机构改革、技术改进、科学协会的创办、图书馆的建设以及图书贸易。”[③]由此看来,如果说在人类近代思想史和文化史上有那么一个名副其实的百科全书式的思想家的话,那就非莱布尼茨莫属了。

图片 3

《人类理解论》---------洛克

    

  

《伦理学》--------斯宾诺莎

   一、“摧毁巴别之塔”与构建“普遍代数学”

   事实上,莱布尼茨的时代是一个需要并产生了百科全书式思想家的时代,莱布尼茨无非是这些百科全书式思想家的杰出代表。德国的阿尔斯泰德[④]、法国的贝斯特菲尔德[⑤]以及捷克的夸美纽斯[⑥]等欧洲学者的百科全书式的教育理论和教育实践都给青少年时代的莱布尼茨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正是这样一种学术氛围造就了百科全书式的思想家莱布尼茨。如果说莱布尼茨的百科全书式研究规划在他的《论组合术》(1666年)中便已经初露端倪的话,则他的《至公宗教推证》(1668—1669年)、“综合科学”设想(1678—1679年)以及“普遍哲学与自然神学原理”(1710年)便充分展现了他的勃勃雄心。可以说,莱布尼茨的一生即是他不断筹划、不断践履其宏大科学规划的一生。

《纯粹理性批判》-----------康德

   古代小亚细亚地区流传着一个著名的关乎我们到我们现在所讨论的语言哲学的典故,叫“巴别塔”。这个典故说的是,诺亚藉着方舟躲过特大洪灾后,三个儿子都人丁兴旺,其中雅弗成了北方民族的始祖,闪成了闪族人即希伯来人的祖先,而含则成了迦南民族及亚非一些民族的始祖。他们的后裔在迁移流动中来到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域的示拿平原,打算在这里建造一座通天的高塔,以便传扬人类的名。上帝对此非常愤怒,于是变乱了人们的口音,使他们彼此不通,建塔工作只好半途而废。由于该塔由于人们的语言“变乱”而不能竣工,故而被称作“巴别之塔”。因为“巴别”也就是“变乱”的意思。[②]这个典故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下述三点。首先,是语言的意义或价值。语言或言语是人们交流思想的必不可少的工具。人类的语言统一了,人类就能够统一行动,就没有什么干不成的事情。其次,语言或言语的混乱是人类的大敌。如果人类的语言或言语混乱了,人类就将一事无成。第三,人类倘若要恢复自己的力量和尊严,第一件应当做的事情就是在语言或言语方面“拨乱反正”:澄清语词的意义,重新表达和把握宇宙万物的规律。这是人类必须履行的最有尊严的一件事情,一件在一定意义上是反上帝之道而行之的大事业。

  

《小逻辑》---------黑格尔

   真正说来,人类对语言或言语的一切研究工作,包括语音学、语义学和语形学的研究,都属于这类伟大的事业。就莱布尼茨所在的时代而言,随着认识论问题在哲学中的地位的不断突出,随着近代认识论研究的不断深入,语言学或语言哲学的问题越来越受到哲学家的关注。洛克在《人类理智论》中不仅以整整一卷的篇幅专门讨论了语词问题,而且他还把整个认识论,乃至整个哲学都称之为“标记之学”。他把人类理智所能达到的三大独立的知识领域概括成“物理学”、“实践之学”和“标记之学”。在洛克看来,物理学关涉的是“事物的本性,以及其各种关系和作用的途径”,实践之学关涉的是“一个人在追求一种目的时所应做的事情”,而标记之学所关涉的则是“达到和传递这两种知识的途径”。这就是说,在洛克看来,语言问题既是一个关乎认识论的大问题,又是一个关乎人类所有知识领域或科学领域的大问题。不仅如此,洛克还从社会学和生存论的角度来理解和诠释语言哲学的巨大意义,将语言视为人类“组织社会的最大工具”。他在《人类理智论》专论语词问题的第三卷一开始就从人的社会性的高度精辟地指出:“上帝既然意在使人成为一个社会的动物,因此,他不仅把人造得具有某种倾向,在必然条件之下来同他的同胞为伍,而且他还供给了人以语言,以为组织社会的最大工具,公共纽带。”[③]由此也就不难理解洛克何以要用自己的主要精力来撰写《人类理智论》以及用整整一卷的篇幅来专门讨论语词问题了。而且,由此我们也不难窥见洛克构建其认识论体系的勃勃雄心:他之所以要要构建这样一种新的类型的“论理学”,其目的不仅在于帮助人们认识自然,而且还在于帮助人们改进社会。这也表明,洛克在写作《人类理智论》时是有极强的使命感和社会承担意识的。

   然而,莱布尼茨超越其同时代的百科全书式思想家的地方不仅在于他提出了一个视野更为开阔、学科更加众多、关联更加紧密的科学规划,而且更重要的还在于他在诸多相关领域之内如果不是取得了卓越的学术成就,就是提出了卓尔不凡的宏观设想。那么,究竟为何只有莱布尼茨才能取得如此出众的骄人成就呢?当年,法国百科全书派领袖人物狄德罗在其主编的《百科全书》的“莱布尼茨主义”条目中,曾将其归因于莱布尼茨的非凡的才能。他不无激情地写道:“当一个人考虑到自己并把自己的才能和莱布尼茨的才能来作比较时,就会弄到恨不得把书都丢了,去找个世界上比较偏僻的角落藏起来以便安静地死去。”那么,莱布尼茨究竟为何能够具有如此出众的“才能”呢?固然其成因是多方面的,并且是很难一下子就说清楚的,但有一点却是不言自明的,这就是他有一个强大的形而上学头脑,善于对世界上的所有事物进行形而上学的审视和决断。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在发现与下判断方面极有天赋”,“他总是想用比通常人们所做的更加深刻的方式来探究事物并发现新事物”。[⑦]例如,正因为莱布尼茨有一个强大的形而上学头脑,善于对世界上的所有事物进行形而上学的审视和决断,他才得以在笛卡尔视为物质实体本质属性的广延的背后窥视到无广延的实体或构成有广延的物质事物的真正“单元”。也正因为莱布尼茨有一个强大的形而上学头脑,善于对世界上的所有事物进行形而上学的审视和决断,他才得以在欧洲神学家和政治家面对无尽宗教纷争和神学纷争束手无策的情况下,从他极力构建的实体学说中找到化解这些宗教纷争和神学纷争,图谋宗教和解和宗教统一的“秘方”。莱布尼茨在《至公宗教推证》的“绪论”中之所以强调应把这样一种推证建立在“哲学的基本原理”之上,其用意也正在于此。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叔本华

   莱布尼茨尽管在哲学路线方面与洛克很不相同,但是在以极强的使命感和社会承担意识来从事语言哲学研究方面与洛克相比,却是一点也不逊色的。莱布尼茨把研究语言哲学、摧毁“巴别之塔”、发明“普遍字符”、创建“综合科学”当作自己一项极其重大的使命,并为之奋斗了一生。一如他自己所说,他早在孩提时代就陷入了对诸如此类问题的反思,不久就萌生了创造“人类思想字母”的“灵感”,作出了“令人惊奇的发现”:“必然会创造出一种人类思想的字母,通过它们组成的联系和词的分析,其他一切都能被发现和判断。”[④]后来他的这一天才发现由于他的学位论文《论组合术》于1666年的出版而公诸于世。1674年,他于旅居巴黎期间又写出“论普遍性的方法”一文,开始把他所要建立的普遍科学称为“字符”,并突出地强调了这种“字符”的普遍意义,指出“由于它是字符,它给语言以词,给词以字母,给算术以数字,给音乐以音符。”[⑤]1677年,他接连写出了《通向一种普遍字符》,《综合科学序言》及《关于物和词之间的联系的对话》等多篇论文,比较系统地表述了他自己的有关设想。此后,他又相继写出了《逻辑演算诸法则》(约1679年)、《关于知识、真理和观念的默思》(1684年)、《发现的技术》(1685年)、《论哲学和神学中的正确方法》(约1686年)、《人类学说的前景》(1690年以后)、《论智慧》(约1693年)及《数学的形而上学基础》(1716年)等一系列论文,对他的普遍字符和普遍科学的设想作了更为具体更为详尽的阐述,特别是在《逻辑演算的诸法则》、《论智慧》、《数学的形而上学基础》中,相当具体地讨论了逻辑演算的一些基本概念和基本法则。需要指出的是,莱布尼茨之所以毕生“坚定不移”地从事于普遍字符和普遍科学的反思,不仅在于他之视普遍字符为完善人类理智的最伟大的工具,还在于他始终怀有一个高尚的道德动机,这就是对“人类普遍福利”的“热望”。他在《综合科学序言》中发誓:“如果上帝给我以足够的时间,我的志向之一就是去完成这个方案。因为我一心信奉的宗教向我确保,上帝的爱在于获得普遍福利的热望,而理智又教导我,没有任何东西能像理智的完善那样对人类的普遍福利作出更多的贡献。”[⑥]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尼采

   莱布尼茨想要创建的普遍字符或综合科学,就其最本质的内容讲,无非是超数学地运用数学原理、准则和方法,质言之,就是把数学的原理、准则和方法推广到数学范围以外的人类知识的全部领域。莱布尼茨曾经斩钉截铁地指出:幸福依靠科学,科学依靠论证,论证依靠数学。其所以如此,原因就在于“论证的技术迄今仅仅在数学中才能找到”。[⑦]这又是因为在现有的各门理性学问中“唯有数学本身带有对自己的检验”。[⑧]在数学中,当人们提出一个错误原理时,我们甚至无需检查甚至了解其论证,只需通过简易的试验,通过简单的演算就可以指出其错误。而在自然科学中,这种检验就相当困难,至于在形而上学中,这种检验则简直不可能。那么,为什么唯有数学本身能带有自己的检验呢?莱布尼茨给出的回答是:唯有数学是一门基于数字、符号和计算的科学。这一点,他在《综合科学序言》中讲得很明确:“我们务必注意到,这些在数学中防止推理错误的考察和实验,并非由事物自身所构成,而是由我们事先用以代替事物的字符所构成。”[⑨]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妨设想:如果我们在自然科学、形而上学、伦理学、神学、政治学、法学、医学以及人类知识的所有其他领域都严格地采用数学一类的原理、准则、符号和方法,则所有这些科学岂不就都有数学推证的简易性和确定性了吗?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莱布尼茨将数学引进认识论,引进哲学方法论,借以构建他的“普遍科学”或“普遍代数学”。

   也正因为如此,莱布尼茨追随亚里士多德,将形而上学称作“第一哲学”,[⑧]不仅尖锐地批判时人“极力回避形而上学”,而且还特别地强调他的“实体概念”的多产性,宣称我们从他的这一概念中“能够推演出原初真理(veritates primariae),甚至还能够推演出关于上帝、心灵和物体本性的原初真理,这些真理中有一部分迄今为止藉推证几乎认识不到,有一部分则依然不为我们所知,但对其他科学将来却有最大的用处”。[⑨]莱布尼茨一生之所以孜孜不倦地改进和阐释他的形而上学,先后写出《形而上学谈》(1686年)、《形而上学勘误与实体概念》(1694年)、《新系统》(1695年)、《形而上学纲要》(约1697年)、《理性原则的形而上学推论》(1712年)、《论实体链》(1712—1716年)和《单子论》(1714年)等形而上学论著,正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实现充分发挥其形而上学对其百科全书式的“综合科学”的基础作用和支撑作用这样一个根本的学术目的。

《上帝新脑》------彭罗斯

   与洛克在构建“标记之学”时顾虑重重的情况不同,莱布尼茨对于“摧毁巴别之塔”、发明普遍字符、改进推理验算、创建普遍代数学抱着非常乐观的态度。1677年,他在《通向一种普遍字符》中近乎盲目乐观地写道:“我所提供的这一新的方法,并不比任何其他程序包含更大的困难,也不过于远离熟悉的概念和通常的书写方式。它也不比当前早已花费在讲课和各门百科全书方面需要更多的工作。我相信有几个经过挑选的人,在五年内,就会完成全部的工作,而他们在任何情况下,只要两年功夫,就会精通这个在实际生活中最必需的学问,那就是,按照一个确实可靠的计算方法,掌握道德的和形而上学的命题。”[⑩]后来,在《人类理智新论》中,针对洛克的悲观情绪,明确提出了“摧毁巴别之塔”全在于我们自己的观点。洛克认为,文字的缺陷在于其“意义含混”,而意义含混的原因又在于下述四点:(1)当语词所意指的观念非常复杂时;(2)当组合成一个新观念的诸多观念在自然中并无联系的时候;(3)当文字的意义所参照的标准不容易认识的时候;(4)当语词的意义和实在本质并不确切相同的时候。[11]莱布尼茨虽然也承认干这样一番事业有一定困难,但他还是非常坚定地回应说:关于这四种缺点,“我要对您说,先生,这些全都是可以补救的,尤其是自从发明了书写以来,并且这些缺点只是由于我们的忽略才得以继续存在的。因为意义是靠我们来确定的,至少在某种学术语言中是如此,并且靠我们同意来摧毁这巴别之塔(detruire cette tour de Babel)。”[12]莱布尼茨的上述“方案”虽然由于上帝没有给他安排足够的时间(尽管也不止五年)而未能完成,但是他的这一天才设想和他在这一方面所作的坚忍不拔的努力,其实就是现代数理逻辑或符号逻辑的滥觞。罗素在其《西方哲学史》中曾经称赞莱布尼茨,说他是“数理逻辑的一个先驱,在谁也没认识到数理逻辑的重要性的时候,他看到了它的重要。”并强调说:莱布尼茨对数理逻辑很有研究,“他的研究成果当初假使发表了,会重要之至;那么,他就会成为数理逻辑的始祖,而这门科学也就比实际上提早一个半世纪问世。”[13]作为当代数理逻辑和语言哲学的一个主要代表人物,罗素的这个评论是值得重视的。

  

作为现代物理、数学、信息论和心灵哲学的启蒙。

    

   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说,莱布尼茨尽管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但他首先是一位形而上学家。莱布尼茨专家罗素曾将莱布尼茨的实体学说视为其“形而上学的基础”,将莱布尼茨的实体概念视为支配着其整个哲学的概念。他在其《对莱布尼茨哲学的批评性解释》一书中写道:“实体概念支配着笛卡尔的哲学,而在莱布尼茨哲学中的重要性一点也不次于前者。”[⑩]另一位莱布尼茨专家尼古拉·雷谢尔也同样宣称:“实体概念,作为一种具有存在或能够存在的东西,在莱布尼茨的哲学中,一如在笛卡尔和斯宾诺莎的哲学中,扮演着主角(plays a fundamental role)。”[11]《神正论》英译本的编者和其《导论》的撰写者奥斯汀·法勒(Austin Farrer)尽管出于狭隘经验主义的偏见,对莱布尼茨的形而上学的哲学地位、理论功能和历史影响作出了有违历史本来面貌的刻画,却还是不无公正地肯定了莱布尼茨形而上学家的身份。他写道:“莱布尼茨首先是一位形而上学家。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各门特殊的科学缺乏兴趣,心不在焉。全然不是这样。他真切地关心神学争论,他是一位第一流的数学家,他对物理学有开拓性的贡献,他对道德心理学有现实的关注。但如果不将这些视为整个理智世界的一个层面或一个部分,他就绝不会将其视为任何特殊探究的对象。他孜孜不倦地追求体系,而他借以奋斗的工具乃他的思辨理性。他以一种极端的形式体现了他那个时代的时代精神。”[12]

《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哲学》-余碧平

   二、普遍代数学[1]:以数学为蓝本发明普遍字符

  

《中国哲学史》--------冯友兰

   莱布尼茨在语言哲学或普遍代数学方面的研究成果虽然比较零碎,但归结起来不外以下三个方面:以数学为蓝本发明普遍字符,以数学为蓝本改进推理演算,以数学为蓝本创建综合科学。

   二、莱布尼茨变革形而上学的宗旨与基本路径

《老子》《庄子》

在莱布尼茨的普遍代数学或“数学—哲学”体系中,普遍字符也叫做普遍字母、普遍符号、普遍语词和特征数字,它们同普遍语言或综合科学的关系是一种构成系统的元素与由元素构成的系统的关系。莱布尼茨常用人类思想的“字母”与人类思想的“字母表”、人类思想的“密码”与人类思想的“密码学”来表达这种关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中庸》《大学》

进入 段德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莱布尼茨   语言哲学   理性主义  

   莱布尼茨不仅是一位形而上学家,而且还是一位孜孜不倦的形而上学的变革者。而他变革形而上学的根本目标即在于将“由一些空洞的词语构成的”形而上学改造成“实在的和推理证明了的”形而上学。[13]

《华严金狮子章校释》-------法藏

图片 4

  

《宋明理学教程》-----------陈来

  • 1
  • 2
  • 3
  • 4
  • 全文;)

早在莱布尼茨之先,英国经验主义哲学家培根就曾经对抽象空洞的形而上学进行过认真的批判。培根在批判“剧场假相”时,指出:“人的理智在本性上喜欢抽象,并且喜欢赋予飘忽不定的东西一种实体和实在。但是我们的目的不在于把自然归结为一些抽象,而是在于把它分解为许多部分,正如德谟克利特学派所作的那样,这个学派比其余的学派更能够深入到自然里面去。”[14]而培根之所以反对我们的理智将自然归结为“抽象”,最根本的就在于“它能够讨论,但是不能生育”,“它充满着争辩,却没有实效”。他写道:“我们学术界的现状就好像古老的斯居拉寓言里描写的那样,斯居拉[15]长着处女的头和脸,子宫上却挂满狂吠的妖怪,无法摆脱。我们熟悉的那些科学也是这样,虽有一些冠冕堂皇的、讨人喜欢的一般论点,可是一碰到特殊事物,即生育的部分,需要结出果实、产生成果时,就引起争执,吵吵闹闹,辩论不休了。这就是事情的结局,就是它们所能产生的全部结果。”[16]莱布尼茨虽然身为一个理性主义哲学家,在反对抽象空洞的形而上学方面,与经验主义哲学家培根却几乎如出一辙。这是因为在莱布尼茨看来,我们之所以要进行学术研究,最根本的就在于“改善人类境遇”,“增进普遍的和公共的善”,既然如此,我们就必须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注重“对知识的实际应用”。在筹建柏林科学研究机构时,莱布尼茨之所以反对将该机构追随英国皇家科学学会和法国皇家科学学会,取名柏林科学学会,而执意给其取名为柏林科学协会,其理由仅仅在于在德语语境下,“学会”(die Academie)这个词的意涵为一个“比较纯粹的科研机构”或一个“比较纯粹的教育机构”,而莱布尼茨自己想要建立的则是一个旨在“改善人类境遇”、“增进普遍的和公共的善的机构”,一个“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机构。他在为勃兰登堡大选帝侯腓特烈三世准备的关于筹建柏林科学协会有关事宜的备忘录中写道:“这样一个高贵的协会绝不能仅仅依靠对于知识或无用的实验的兴趣或欲望来运作……(这样将会使它)多多少少就像在巴黎、伦敦和佛罗伦萨所发生的情形一样……与此相反,人们应当从一开始就将这整项事业导向功利并且将它看做是高贵的缔造者们可以从中期盼荣耀与公共福利之富足的典范。因此,目标应当是结合理论与实践,不仅要改进科学与技术,也要改进国家和它的人民、农业、制造业与商业,以及食物供应。”[17]倘若从这样一个角度看问题,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何我们这个《单子论》的作者竟然会一辈子如此热衷于基督宗教的和解以及德国的统一,我们也不难理解我们这个《单子论》的作者为何不仅发明微积分,而且还如此热心不断制作和改造计算器,为何会花费十多年的时间进行改进矿山所用风车的实验,甚至也不难理解我们这个柏林科学协会主席为了给这一协会的运转筹集资金而竟然不懈努力争取得到在普鲁士进行丝绸生产的专利权。[18]而且,既然我们必须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注重“对知识的实际应用”,我们也就必须正确处理我们的理智与具体现实事物的关系,我们就不应当从抽象的观念出发,而应当从具体的现实事物出发,根据现实事物的具体情况来探究事物的本性以及事物的发展规律,进而制定出变革具体事物的妥当的方法。也正是基于这样一种见识,莱布尼茨早在1663年,就写出了《论个体性原则的形而上学争论》,宣称“每一个个体都是由其整个的实际存在物赋予其个体性的”,从而在这里,每一个个体也就像托马斯·阿奎那在谈及天使时所说的,构成了一个种相。[19]而且也正是基于这样一种立场,至1670年初,竟致使莱布尼茨在一定程度上接纳了“共相是名称而非事物”的观点,并且进而断言:奥卡姆剃刀并不应当被看作是对上帝创造能力之丰富性与多样性的限制,反而应当被视为对至高神圣智慧的表达。他写道:这里所涉及的“一般原则即是被唯名论者普遍使用的原则:事物不可无必要地繁多。这条原则有时候被其他人反对,就好像它对于神圣的创造力是一种侮辱一样,因为神圣的创造力是慷慨而非吝啬的,它欣喜事物的多样性与丰饶富足。但是在我看来,那些做出如此反对的人并没有充分地把握唯名论的意图(尽管它表达得有些晦涩),这一意图即是:假说越简单越好。”[20]这样一来,改造抽象的形而上学,使之成为一种面向具体个体事物的“实在的和推理证明了的”形而上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印度宗教哲学概论》-------姚卫群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data/69440.html

进入 段德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形而上学   莱布尼茨  

【进阶哲学书单】

图片 5

对于西哲,读者从这里要开始把重点投入到近现代---现代哲学上。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全文;)

《人类理解研究》/《人性论》----休谟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data/10868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沉思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康德

《创造进化论》----柏格森

《实用主义》------詹姆士

《心的分析》-----l--罗素

《纯粹现象学通论》----胡塞尔

《存在与时间》----海德格尔

《存在与虚无》--------萨特

《逻辑哲学论》《哲学研究》--维特根斯坦

《语词和对象》----蒯因

《对莱布尼茨哲学的批评性解释》-罗素

《普通认识论》-----石里克

《科学发现的逻辑》------波普尔

《科学革命的结构》-------库恩

《无根基的知识》----费耶阿本德

《古典文明癫狂史》----福柯

《书写与差异》---德里达

《声音与现象》---德里达

《真理与方法》---伽达默尔

《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概论》---衣俊卿

《结构主义》---皮亚杰

《中国哲学十九讲---牟宗三

《中国现代哲学通论》---宋志明

《列子》

《论衡》

《王弼集校释》---中华书局

《南华真经注疏》---中华书局

《肇论校释》----中华书局

《近思录》---朱熹

《传习录》----王守仁

《佛教逻辑》---舍尔巴茨基

《中论颂》---龙树

《示教千则》--商羯罗

1.数理逻辑推荐

《逻辑学导论》陈波著;

《符号逻辑讲义》,徐明著;

后者深入得多,前者入门。

2.其他重要的书:

《传播学简史》马特拉  ;

《现代心理学史》舒尔兹  ;

《精神分析引论》弗洛伊德  ;

《结构人类学》列维·施特劳斯。

中哲方面多看看文献,也可以看一些古代散文。

【高阶哲学书单】

【欧陆】

《宗教后的教徒》---费里/戈谢

《千座高原》---德勒兹

《感觉的逻辑》---德勒兹

《知识考古学》---福柯

《书写与差异》---德里达

《知觉现象学》---梅洛-庞蒂

《解释的冲突》---利科

《哲学献文》---海德格尔

(中译本作《哲学论稿》)

《现代性的哲学话语》---哈贝马斯

《自由的深渊》---齐泽克

《论萨义德》---单德兴

【英美】

《命名与必然性》---克里普克

《心灵哲学》---商务印书馆

《实在论的多副面孔》---普特南

《哲学与自然之镜》--罗蒂

《认知的自然起源与演化》--心灵与认知

《意识的解释》--心灵与认知

《全球脑的量子跃迁》---拉兹洛

《神经科学的哲学基础》---贝内特&哈克

《认知语用学》---巴拉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条道走到黑的哲学,试论莱布尼茨语言哲学的

相关阅读